?

中華印花網首頁 專業供應商 廣告推廣 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信息 > 正文

希望高科:讓涂料數碼印花變得更簡單!

來源: 2019-02-20  

談及single-pass印花機,人們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希望高科(全稱為:廣東希望高科數字技術有限公司),作為國內第一家吃螃蟹的企業,希望高科的single-pass設備得到了業界的認可,迄今為止已經售出了七臺,為廣大用戶提供了高速生產方式,促進了紡織品印花行業的數字化發展。
最近,為了滿足不同印花企業的生產需求,希望高科提出了“一站式涂料數碼印花生產線”的概念。何為一站式生產線?相信大家也充滿好奇,故而本刊記者特專訪了希望高科總經理何曉彥先生,且看擁有11年工業數碼噴印經驗的希望高科,這次又為我們帶來了什么新的驚喜。

 
希望高科總經理何曉彥先生接受本刊記者采訪
 
新動作:一站式涂料數碼印花生產線
    涂料印花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,其印制工藝相對簡單,且價格低廉,是傳統印花的常見工藝之一。然而,在數碼印花領域,涂料印花卻是成本較高的一種印花生產方式,因為涂料墨水容易堵塞噴頭,前處理、打印、后處理、烘干等工序在數碼印花機上應用起來也存在瓶頸。
    針對這些難題,希望高科推出了海風HF-TU一站式涂料數碼印花生產線,化機器為一條完整的生產線,為用戶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,讓涂料數碼印花變得更簡單。
    據何曉彥介紹,布料可以在該生產線上一站完成前處理、噴印、后處理和焙烘工序,改變了傳統每個環節單獨處理的落后生產方式,大大縮短了工藝流程所需時間,提高了生產效率,日產量可達3000米,真正實現半制品到印花到成品的整線化生產。
    它有一個突出的特點是,前處理液與后處理液實現按需噴印,將處理液以墨水的形式噴射,只在有圖案覆蓋的地方進行前后處理,既節能環保,又有效地提高了涂料印花的手感、牢度及透氣性。
    目前機器已經過部分用戶試用,普遍反饋良好。在ITMA展上,其高效、便利的生產方式也受到了廣泛贊譽。何曉彥表示,將不斷優化機器性能,以適應工藝需要,延長噴頭壽命。

 
上海ITMA展希望高科展位
 
老優勢:single—pass持續改進
    2015年6月,希望高科在中國紡織機械展上展出第一臺single-pass紡織噴墨印花機,宣布殺入紡織領域,引起了瘋狂圍觀,被業界稱為“一匹惹眼的黑馬”。
    事實上,用“厚積薄發”來形容希望高科更為貼切。因為早在2008年,他們就推出了第一臺single-pass陶瓷噴墨印花機,到現在已有數千臺在全球范圍穩定在線生產。為了切合紡織領域工藝要求,希望高科從2012年開始做大量市場調研工作,經過數年的技術沉淀,相繼推出了北斗星BD01(打印幅寬1800mm)、北斗星BD02(打印幅寬2600mm)、UV600(打印幅寬645mm)星光噴頭single-pass設備,囊括數碼直噴印花與數碼熱升華轉移印花工藝。
    何曉彥告訴記者,目前希望高科已有7臺Single-pass機器在客戶工廠投入使用,其中5臺用于分散紙轉印,1臺用于活性直噴印花,1臺用于UV直噴印花,日產量可達5萬米/臺。Single-pass創造了高速而穩定的在線生產方式,節約了人力成本。“以前一個工廠可能需要上百位工人支撐大貨生產,而現在只需一臺single-pass印花機,配備兩三個操作人員,就可以輕松應對大小訂單了。”何曉彥說。
    不過,初生的新事物總是會面臨一些抵觸和質疑。何曉彥指出,許多紡織業上下游用戶對single-pass的認識度不高,大部分人理解為這是昂貴的設備,需要搭配昂貴的墨水使用,成本過高。這成為single-pass技術在紡織品印花領域推進的最大阻力。“實際上從它帶來的效益角度看,它的成本并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高。”何曉彥解釋說。
盡管現在大眾市場對single-pass印花機的接受程度有待提升,何曉彥對single-pass的未來仍持樂觀態度。他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,印花市場需求的增長,以及single-pass印花機數量的擴充,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走。希望高科也為single—pass技術的推廣傾心助力,改進了機器的一些缺陷,拓展了原有設備的應用范圍,為老用戶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。如原有的single-pass打紙機經過升級,也可同時用于直噴打布。除此之外,希望高科還在關注高溫分散直噴印花、涂料直噴印花,把它們列入了下一步發展計劃當中。
 
談市場:中國市場最大
    近年來,中國掀起了一股跨境投資熱潮,部分紡織服裝企業把工廠遷往東南亞、非洲等勞動力成本相對低廉或具有關稅優惠的國家。業界因此接連發出疑問,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紡織服裝制造業大勢已去?相關市場正在萎縮?
    何曉彥認為,中國紡織服裝市場受到多方面因素的沖擊,的確在變化著,但中國本身的需求非常大,所以仍是全球最大的市場。“就像因為中美貿易戰的影響,我們的紡織服裝市場可能會減少20%,但即使剩下80%的體量,我們還是最大的市場。”他舉例說道。
    中國的“紡織老大地位”是否會被撼動,有待時間驗證。目前希望高科的業務仍以國內為主,逐步放眼布局海外市場。
    屈指一數,今年是希望高科正式踏入紡織領域的第四個年頭了。四年來,希望高科未曾固步自封,一直緊跟市場需求,研發新產品。從single-pass高速紡織印花機,到每天實際生產6000米的掃描式數碼印花機,再到今天的一站式涂料數碼印花解決方案,希望高科用實力展示了后起之秀的風采。

 

四肖中特马期期准